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随论现当代艺坛或冷或热之艺短文数则·

已有 383 次阅读  2020-11-05 15:40
·随论现当代艺坛或冷或热之艺短文数则·
    ——箧中旧稿辑发

江南达者 童山雷


于人皆可见处锦上添花哪难,于人所未觉处雪中送炭才难;于热切宣传时推波助澜容易,于激烈赞扬时掐分捏寸不易。

    ——偶因今之论者极端揄扬刘知白先生有感


范氏字,最大的问题似在:入眼第一感觉,单个字,既不拙来又不巧,且形态近于“整齐划一”;通幅篇行,则全不贯气,毫无顾盼生姿的神韵。总之,颇象俚俗之语所形容的,将些“字果果儿”,连大小都如同经过筛选般的,并排摆在那儿……关于其画,此亦不想再多说了,也就“新版古籍人物插图”罢。至于其自拟“坐四望五”之大言,呵呵,吾《20世纪中国画画品录》中,倒也真是将其排之于此位(绝、神、逸、精、妙、能中之“妙”),不过那大小顺序却似恰恰相反的。关键是:自命“大师巨匠”,有意义吗?据愚意揣测,日后首先会被从“神坛”上请下来的当代画者,或许便是此公。本朝这奇葩之世,范公,真是奇葩中最为绚丽的一朵啊!近年来,见其自恃在当今“地位”已稳,而与一切不同意见较劲死磕的作派,真的是情不自禁地便想到了“脑白金”广告那般风格:“你等要说我这怎样了吗,咱就是要这样拗到底……”闲话休絮。附上本人《20世纪中国画画品录》(成于1999年)中对于此公画艺的评价,自认为无恩无怨之人,所持意态是公正而且慎重的。(引文略)

    ——见微信帖《范曾:写字是我自己的事》有感


旷达不羁与特立独行岂能绝无界线?黄老先生这真是过头了、越界了。退一万步说,即使铁定就想要将人生的“出恭”一事或整个人间的“厕所文化”纳入艺术表现,亦何至于弄得如此露骨且是使人反胃。难道这也算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或“直示给人看”?难道只有老先生才具此慧眼、发现了原来世上还有此等情形,因而必欲撷之入画以显己艺之豁达?窃以为如此污人之目与恶人之心,不过亦是自毁清名罢了。此事或亦可引作其它“极端之艺”者戒。另,文中还提及别人别事,然其似完全不可与之作同日语。

    ——见微信帖《黄永玉搞怪炫丑走入艺术魔道》有感


看似龙飞凤舞,飘动而已。画者稍不在意,易入此途。其篆相对较佳,笔势仍嫌过圆。

    ——观吴作人书


自由出入于幻境与现实,即称艺者。入幻而不返,便为精神病人。

    ——观己《浮生十梦》偶感


…………………………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