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晨起观己旧作偶感

已有 320 次阅读  2020-11-07 10:47

晨起倚枕观己旧图文。这帧极远之画,吾辈十七岁所作,位列《画中游》(正记)第一篇者,忽令心感。此其亦非恰是个人源于现世感受之山水题材诗意画创作耶?看来此心萌动这山水画创作意念之初,即已着眼且着手于此。呵呵……咳,世界太大,吾人很小。每每蛰伏世之一隅,眺望那风云诡谲的茫然无际时,怕莫也还该是立足并关心倾情于这真正与己身有着难分难解之物事罢?
随附上后得于本世纪初叶的这第一篇咱蜕心堂品读己画笔记——
昔年歌乐山连同周遭一带,余少年时代视之为极美之地。曾有稚诗曰:“歌乐山前白云飞,桃堤柳岸暖风微。润雨春峰更苍翠,田园四野尽芳菲。”遂竭精殚虑、勉为其难搜集素材用此诗意作图一幅,且极尽铺排之能事,以写其云峰堤堰间和风拂煦、柳绿桃红之三春丽景。今视之,斯画亦稚拙至极矣!然余每面对之,其心旌荡摇情态,又岂是人所能会?盖为其浓青郁绿鲜赭艳红,分明即为余之青春生命与激越性灵及其朗朗丹心所留印迹也……
另附上当时亦然何其稚气之作者像。此少年也,当时亦已尝试醒眼观彼弥天炎赤之世,并于深心暗自思索。然毕竟彼时之山川云物,尚是所谓“绿色环保”的,可令这“另类避世少年”,悄悄游逃于此。由是,当时乃有斯作;而今者亦得有经磨历劫、仍蜷伏天地一隅、唯以成熟心智静对这犹存残红脏绿之喧嚣尘世,一面却坚定不移还潜形泯意于己之艺文焉……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