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本月初头所得诗意、词意画四帧

已有 345 次阅读  2020-11-07 18:04

本月初头所得诗意、词意画四帧。连同作画手记一并贴上——

 

 

 本月初头所得诗意、词意画四帧

1、《七绝·山雨乍来》。诗曰:“岭头风起黑雷聚,崖脚云收紫雾微。才见远山入暝色,浑身早已湿单衣”。此却当为昔日在乡间不止一次之真切体检,入画,则必取其一具体场景:麓崖之下,隐见石径越屋桥迤逦而过。时方大雨滂沱。其势也,诚若诗题所言,乍来骤至,一时间,但觉山精呼啸,野怪呻吟。弥天遍岭,只见雨随风扫,横斜缭乱;林树卷扬,溪水跳溅。真正万物齐入山摇地动般惊悚之境也。一子恰值自远处峰岭而下,分明逢此措手不及,乃权且以外衣为遮蔽,落荒奔逃。其周遭之风雷雨雾,或迷紫黑暗影,或激亮白光波,悉助情急之阵势。彼人生际遇,在此固然已自退居于无须细究之背景处矣。而这眼前之实存场面,观之则委实令人难以回避,不觉顿萌设身处地之感。画全出以阔大奔放之笔,锋毫之间,却又一带而见其必要细节,飒爽率捷之意趣,尽于疾徐舒缓痕迹中可感可观。

 

本月初头所得诗意、词意画四帧

 

2、《南乡子·八友夜饮川黔界》。词曰:“看缺月微圆,宇宙茫茫罩黑山。野饮界桥天不管,清欢,恰似瑶台聚八仙。  名与利休谈。莫把流光付憾然。却待星河倾斗柄,空坛,带醉高歌撼蜀黔”。此却为十余年前忆及三二十年之前情景所得。词本身以“气”与“境”胜,乃取自当日与本区“同道”们于僻乡野地周游写生时之现实生活场面。依今看来,犹属一己“格律宽松”时期之作,幸喜内蕴尚佳。图已恰若文辞所述,众人“胡猖野道”,意兴盎然夜饮于蜀黔(今渝黔)山中“界桥”,如此这般气氛及周边景致,俱甚感真切,休再赘言。唯当时既自诩“八仙”,定是实为八人,只其中究竟是否犹恰含一女,却是记不大清了,则画姑以是为之罢。另,众人夜会狂放,其基本情貌,固然不差;只“名与利休谈”,今回想来,实际上多少亦带“拔高境界”之成分,——盖因内中多数人,并非真个看淡俗生名利,而实在是生存境遇所囿,没法去谈,莫如且求放达罢了。当然作为词与画,定也不必细究于此,但以实存场景表达某种“意格”,便称合于情理。

 

本月初头所得诗意、词意画四帧

 

3、《浪淘沙·炎夏游赤水》。词曰:“解缆别长滩,热浪连天。骄阳似火烤船舷。两岸草山腾紫雾,疑是将燃。  为画却凭栏。吃苦心甘。壮游休畏此行难。浴日益将心气炽,其志弥坚。”此紧扣“炽热将燃”为“成画之点”,且是不拘于实境,乃极尽夸张放纵之能事,求得幅中有如祝融腾那、火焰燎原之惊心动魄视象感。其天若灼铜、水似熔金,草石之山统统置于干呛炎燥之境,甚至于天际云朵,亦个个皆像是“热气球”般的要蹿上高空去……而小小汽船,连同隐约可见伏于船舷之一位象征性的“吾辈画者”,俱浮行在此火海一样的天地间,其情势委实令人观之以微觉惊悚。斯“赤水”及船尾之“赤旗”并点景人物身着那“赤衫”,所示者何?不消说,悉归之于吾人当日对画道的那份赤诚之心也。唯不知观画读文诸君,是否这般看待。而画作本身那股遏制不住的雄豪恣纵之气,连同兹气所传达出的那种寓于至简至略中的宏大浑涵乃“错觉”精细之感,自信世间凡作认真审视之眼,当能判识之。另,此亦明显感觉,画作及题款,已强似原词。

 

本月初头所得诗意、词意画四帧

 

4、《眼儿媚》。词曰:“檐下篁芽破轻寒,雀噪碧云天。停针绣女,凝眸幽麓,浅笑微含。  春耕人在林田内,偶尔见红衫。赧思昨岁,奴家与彼,尝议姻缘”。此却非干己身所历,不过由体验彼地民情所得耳。其事境尽已见诸词意,休赘述了。画则取其幽澹春山景致,绝然避其彼时彼地实存社会其余情形,专注于“人本”而抒发之。所涉基本云物,自是不离原词之意。然而特别在那“停针赧视林内红衫耕者”的女子近旁,加上一端坐之猫,以加强闲适温馨气氛;又尤其是添上一雄一雌二鸡并几只鸡雏,乃暗示这“浅笑凝眸”之“预后”也。吾向既言:吾作虽基于“传统雅技”,但绝对不愿再步旧日诗、画道中那“高人逸士”之后尘,唯以今世人间平情常态为关注与表现对象,竭力予以传达阐释。此作果称之耶?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人生甚难者:尽历尘世辛苦、洞悉存世悲凉之后,依旧能够兴致勃勃且是诗意地对待生活·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