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庚子初冬重游剑门、广元……

已有 361 次阅读  2020-11-12 16:50

庚子初冬重游剑门、广元……

    ——沿途随笔文字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趁天时尚可,自我解禁外出小游几日。一时也不宜远行他处,因荆妻尚未去过剑门关、广元,遂偕与复游之。掐指算来,吾前次与人去彼处,距今已是二十二年。咳!的确,这人重游旧地,最是觉得岁月飞逝。有些所在,去得三两次,便是半生;而另还有些地方,一生一世,好呢,不过也就算是犹与之有着一面之缘……倚动车车窗边,眼观窗外暖阳下川北淳和质朴之自然风物,耳闻播音员报说即将停车南充北站,心偶感之,信手为记。
又:正抓拍几帧附图,不觉已见车过阆中乃至苍溪矣!


广元夕照。古蜀关隘。夜宿剑阁……


剑阁清夜,依例小酌。乡馔数品,佐以土酿竹液一杯。菜肴内有一味最具当地特色,曰之“怀胎豆腐”;顾名思义,自是有点肉肉在腹中也。本想再点吾旧作《剑门落英》中所提及“棺材豆腐”(其实亦甚为形象),但店家年轻,似已未闻此古远且悲壮之名了……只这街头巷尾,蜀汉旧称,果是逐处可见焉。又:微醺之际,觑得店堂内犹有“细雨骑驴入剑门”字样。彼宋时放翁凭吊三国古迹固然若此,则今江南达某来之,却一路乘坐风驰电掣之快车矣!时代社会各异,而文士情怀略同。顾之宁不低回咏叹再三乎……

·随记于一僻静旅栈灯下·


重赴剑门关。为此小游,前几日勉力已成四画及四篇作画手记(此略)。自觉该做的活儿先做了,外出玩儿,才玩得安心与开心……


剑门关上清寂夜。竟日游归,酒饭已罢,阑珊街灯下闲步消食一时半会,回旅舍于手机内整理照片,且简记游事。
阴寒晨雾中复见此悲壮雄关,深心震撼乃至激越嗟慨,非通读吾之《剑门落英》者,无以真正了解。此亦何以今于这关门之前留影,神情如此这般凝重甚至哀悯。其后沿绝壁下路径,迤逦上行,终搭乘索道直到崖顶。又体验了一把走在透明玻板桥上、下俯万丈深壑之感觉。恰值腹中壮气犹在,故尔虽见游人中有瑟缩不敢举步者,则吾人竟坦坦然如行常径般。接着乃沿梁山寺周遭游玩,且进寺再度瞻观了一番那株千年紫荆。而寺外亦古树森然,清润蓊郁之气,似因这二十余年来对旅游环境的着意培植,已自显得非是前次所见可比。午后,穿行幽深茂密之杂树林间,出景区东门,再乘车回南门驻地。林间行路那一时段,其空灵清新之气息,浓郁斑斓之色彩,并静谧宁和之氛围,实在此心留下至美之记忆。下山后,趁黄昏到来之前,还想法赶去看了一下那片久负盛名的古柏树林(俗称张飞柏)。林中自然另是一种沉静古雅近乎神秘的气氛,且是蔚为大观之势,也不必再加细表。总之,此次重游剑门,感觉这新打造景区,整体还算成功,一改从前“路旁关隘"之基本印象(其虽亦雄奇壮美),而实实在在发掘出不少“看点”与“玩点”,却又并未做得过分……


感谢众亲友关爱。待归家后,在QQ空间相册内发上个完整版。


朝辞剑关,经剑阁、广元赴明月峡。一路溯嘉陵江北上,山川萦回,景物清丽,所憾公路临江面新立高架路桥,恰似长廊或盖板甚的遮在眼前,兼之绿植亦遮、而车又飞驶,所以强拍一点照片,也纯粹只能在作画时以助回忆,其本身全无保存价值。幸而下车之后,江景尤佳;且是入得景区,其清新幽美荒落岑寂之感,顿时令人振奋。时下此处游客极少,故尔二人徐行于那仿古栈道之上,随兴游观江峡景致,委实觉着悠然自得。此地既为古代川陕之重要通道,崖岸石壁上,各种相关之远年残迹,隐约可见。偏巧隔江又正是宝成铁路所经之处,隧洞连连,至今亦不时又有旧式火车通过。其两相对照,甚觉意趣深长。回程却是在江崖高段凿壁而成的小公路上,乘坐景区观光车而归,也算是另得一种感觉。返还广元城区后,现亦在嘉陵江畔的一家宾馆住下,隔江却恰对那有名的皇泽寺。灯下简记行程,并选发些许照片,以向关注吾辈行踪的亲友汇报,兼供异日自家思忆。

古峡幽思。自然与人类之痕迹……
石化之龟灵,蜕集之鸟羽,执着之蜗牛,顽强之蕨类,进取之藤蔓……一并生生不息,与吾人先民存衍于此……众生共苦,而其生命意志又曷曾衰微?


清晨沿嘉陵江畔行,过一老旧铁桥至对岸,遂来到那名闻古今的皇泽寺。暖冬如秋,银杏郁黄明艳,映衬着傍崖临江的千年古刹,情味亦称宜人。入寺约略浏览各殿并相关武氏事迹。自然,似吾这等一则素来对皇权不敬、二来虽敬畏天地却并无具体宗教情怀之人,也无须毕恭毕敬咋样了,不过仍只在崖壁高处主殿释迦像前作一礼致其意而已。寺院本身,依稀曾识,或因早年残存记忆。新建筑及其设施连同所示资料,不消说皆是围绕武则天女皇的了。甚有意味者:这儿不单有着本朝若干权威史学人士对其文治武功的相当肯定,而且还将世界历史上许多女皇事迹与之对照印证。吾辈纵然自诩华夏文士,却远在青年时代,便接受伏尔泰、卢梭、狄德罗、孟德斯鸠等近代启蒙思想家影响,更因半生所历,渐形成理性认知习惯,总以现代普世文明眼光审视各国、族,包括本国、族,基本社会历史文化等情形。是以在此问题上久已认定:无论何时代何体制之国,亦无论其执政者由谁授权,更无论这执政者是男是女,都只能是依次将人间公义、大众福祉及国家民族利益置之重位,然后对其自身,不说不顾,但至少不能超越法、理之上,如此这般,方能博得吾心认同。借着今日游观之行,随感觉顺带将这认识附上。到此,这次短期游事即将告终,现正乘动车返渝,趁闲写上这么几句。


昨游皇泽寺,归拾行踪……

https://user.qzone.qq.com/896274483/photo/V53nZiyb25ZnW33qP0c82nq2m60eJ4N2

此行完整版图集。但因不同手机拍摄、微信互传、截屏、尤其上传失败重传等等缘故,内部顺序无法一致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